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的當前位置:主頁 > 財經 > 國際財經 > 正文

郭周明:構建一帶一路國際金融新體制 當下面臨哪些挑戰?

來源:網絡 編輯:老司機 時間:2020-01-16 20:02

  文/新浪財經意見領袖專欄作家 郭周明

  “逆全球化”下,國際經濟秩序重構已成為當今世界發展面臨的重要議題,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建設將有助于世界深度認識中國在全球經濟金融治理改革中的角色 。建設“一帶一路”國際金融體制是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新型全球化、促進世界經濟發展、解決國際金融治理體系改革難題的中國方案。

  然而,落實該方案尚需解決一系列問題,例如,如何認識傳統國際金融體制弊端及其與“一帶一路”倡議的“適配性”?如何通過實質性改革解決突出問題?如何構建“一帶一路”國際金融新體制?

  商務部中國商務出版社社長、中商智庫執行理事長郭周明等圍繞上述問題深入分析與探究。本文為《“逆全球化”下建設國際金融新體制的中國方案——基于“一帶一路”研究視角》(上篇)。

郭周明:構建一帶一路國際金融新體制 當下面臨哪些挑戰?

  全球金融危機后,“逆全球化”日漸抬頭和加劇,國際經濟治理體系面臨嚴峻的挑戰和沖擊。在此背景下,中國始終秉持全球化理念,走全球化道路!耙粠б宦贰背h為全球化提供新動能,是推動世界經濟復蘇、優化全球治理體系、推動新型全球化的中國方案。作為深化高質量對外開放的重大舉措,“一帶一路”倡議承載輸出國內優勢富余產能、推進貿易投資便利化、加強沿線國家“五通”交流合作、實現區域大合作與大發展的美好愿景。

  六年來,中國秉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則,將“一帶一路”倡議從愿景轉化為現實,取得了重要進展和顯著成效。一方面,“一帶一路”倡議得到全球廣泛響應與支持,已有超過 150 個國家和國際組織同中國簽署共建合作協議;另一方面,“一帶一路”重大項目批量落地,中國企業為沿線國家完善基礎設施、提高生產能力、加快產業發展、擴大就業機會、改善民生福祉等做出實在貢獻。

  歷史上,西方發達國家憑借強大經濟優勢,在全球治理體系中占據著主導地位,其實施的“先架構制度、再展開實踐”的全球化發展戰略更多服務于發達國家,導致傳統全球化路徑缺乏包容性。隨著國際分工變化,原有全球治理體系已經無法適應新的世界經濟形勢 ,這使得部分發展中國家在缺乏話語權的國際形勢下難以平穩發展。

  相對地,“一帶一路”倡議采取“試錯-糾正-總結”進化耦合模式,致力于構建多邊、多元、多層次合作機制,保障沿線國家共同獲利與發展。在推進“一帶一路”倡議進程中,金融發揮著先行和主導作用 。金融合作是沿線國家間經濟、貿易與投資合作的重要基礎,也是貿易與投資便利化、一體化發展的重要內容 。因此,共建“一帶一路”離不開沿線國家完備的金融基礎設施和健全的金融服務體系。

  但事實證明,既有國際金融體制漸趨僵化,無法滿足“一帶一路”建設需求。2008 年,國際金融危機重創世界經濟,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 (IMF) 為代表的國際金融組織的預警、協調和援助等令國際社會失望。在后危機時代,國際金融治理體系同樣未能與時俱進,阻礙全球經濟復蘇和發展。這為各國政府敲響警鐘,國際金融體系現存跨國、復雜的系統性風險不容小覷 ,傳統全球金融治理體系改革迫在眉睫。同時,美國在危機后憑借美元國際金融霸權地位轉嫁其經濟風險,導致國際金融治理陷入權力失衡、秩序混亂和調節失效的困境。

  多位國內專家學者著眼于全球金融治理改革,探討導致“逆全球化”抬頭的多重因素和國際經濟治理體系經歷的深刻演化軌跡,并就中國在其中的角色展開討論。盛斌和馬斌 、張發林均認為,雖然目前中國國際地位快速提升,美國霸權開始分散,但中國在主要國際金融組織中的地位仍未有實質性改變,尚無足夠能力引領全球金融治理改革。因此,中國應以“一帶一路”為前沿陣地,建立區域新金融治理體系,積極推動全球金融治理體系改革。

  進一步,中國應推動建立以多邊機制為基礎的國際金融新規則,從資金供給角度,完善“一帶一路”相關建設項目的多元化資本結構,以此推動多元投資者“命運共同體”的形成 。中國金融四十人青年論壇課題組同樣主張應深入挖掘債券市場,建立“一帶一路”多元化融資體系。宗良 強調,要發揮“一帶一路”與人民幣國際化的協同效應。保建云 建議,中國應主導并籌建“一帶一路”貨幣基金組織、開發銀行和國際金融組織等制度化組織,為“一帶一路”區域金融合作提供平臺保障。

  “逆全球化”下,國際經濟秩序重構已成為當今世界發展面臨的重要議題,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建設將有助于世界深度認識中國在全球經濟金融治理改革中的角色 。建設“一帶一路”國際金融體制是推進“一帶一路”建設、推動新型全球化、促進世界經濟發展、解決國際金融治理體系改革難題的中國方案。然而,落實該方案尚需解決一系列問題,例如,如何認識傳統國際金融體制弊端及其與“一帶一路”倡議的“適配性”?如何通過實質性改革解決突出問題?如何構建“一帶一路”國際金融新體制?本文將圍繞上述問題深入分析與探究,做出邊際貢獻,供日后研究參考。

  一、國際金融體制發展現狀與困境

  后危機時代,國際政治經濟格局發生變化,由發達國家主導、反映發達國家利益的國際金融體制已無法滿足當前全球化投融資的需要。國際金融體制改革需要中國積極主動參與其中,貢獻中國智慧,與各方攜手探索完善國際金融治理,推動新型全球化發展,實現世界經濟持續增長。

  (一) 全球金融治理結構與世界經濟格局不匹配

  自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國際經濟金融治理體系改革已取得一定進展,有效推動了全球經濟復蘇,但痼疾未除,國際金融治理仍面臨諸多威脅與挑戰,體制運行脆弱性不容小覷。

  第一,當前國際金融體制權力結構與世界經濟格局不匹配。二戰后,國際金融體制呈現出以美國為主導,日歐為核心,廣大發展中國家處于邊緣的“中心-外圍”格局 。自 21 世紀起,尤其是 2008 年金融危機后,世界經濟格局發生了變化,突出表現為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經濟體在全球經濟中的地位愈發重要。2017 年,新興經濟體對全球經濟增長貢獻率高達 80%,已成為世界增長重要引擎。隨著“二十國集團”(G20) 平臺升級,世界經濟增長的重心已向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傾斜,然而,當前國際金融組織權力結構仍未發生實質性改變。一方面,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在主要國際金融組織中投票權不足。例如,當前“七國集團”(G7) 在 IMF 的投票權總數是 41.33%,其中,美國高達 16.53%,棋牌游戲,擁有實質性一票否決權譹訛;金磚國家投票權僅有 14.18%。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投票權不足,反映其在現有國際金融體制下缺乏話語權,僅能被動接受發達經濟體領導和決策。另一方面,新興市場和發展中經濟體在主要國際金融組織執行董事會中代表性不足。以世界銀行為例,25 個執行董事席位中有 13 個被發達經濟體牢牢占據,并且各董事往往為其所在國發聲,發達經濟體實際話語權進一步擴大。

網友評論:

發表評論
請自覺遵守互聯網相關的政策法規,嚴禁發布色情、暴力、反動的言論。
評價:
表情:
用戶名: 驗證碼:點擊我更換圖片
關于黑馬吧 | 版權申明 | 廣告服務 | 聯系方式 | 友情連接 | 網站地圖 | 百度地圖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黑馬吧 www.uqsczf.live 聯系QQ:870501158


黑馬吧聲明:本站所提供資訊、所載文章、數據均來源于網絡,僅供參考,使用前務請仔細閱讀法律申明,風險自負。

Copyright © -2017 黑馬吧

Top 水牛河畔登陆 云南心悦麻将卡二条 据深圳风采周刊报道 日本av片剧情 山东11选5开奖的什么 有胆量不怕死偏门发财 遇乐棋牌会员登录 福彩3d杀号定胆金胆 新疆十一选五 广西快乐双彩24选7走势图 彩金捕鱼棋牌 熊猫棋牌所有版本 麻将来了官网 破解广东十一选五杀 新疆11选5 沈阳按摩店推荐 15选5号码